悠悠

官商勾结01

第五象限:

李川奇醒来的时候,就被眼前的大活人吓得彻底清醒了过来,昨晚零碎而混乱的记忆一股脑袭来,他呆坐了一会儿,蹑手蹑脚的爬下床,捡起散落一地的衣服,穿上离开。


中午谭宗明打电话给李川奇,电话被挂断了,谭宗明待要再打,就收到一条短信,“在开会。”


谭总恶劣的笑笑,回了条短信过去,“我在你楼下,中午一起吃饭。”


李川奇看到短信后,觉得宿醉的不适又一次涌了上来。


半个小时后,谭宗明的迈巴赫就十分招摇的出现在官僚机构门口,他倚在车上,打了个电话,“李川奇先生,午饭时间到了。”


李川奇在一大帮同事的眼皮底下,艰难的钻进了骚包的跑车里,谭宗明给他扣上安全带,“去哪儿吃午饭啊,李市长?”


李川奇心不在焉,“吃个烤鱼吧。”


吃饭的时候,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谭宗明忽然伸手摸了下他的唇角,李川奇向后躲了下,皱着眉头,“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谭宗明点头,“嗯,等等我帮你拿下来。”他刚伸出手,又一次被李川奇躲开,“不用了,我自己来。”


谭宗明眯起双眼,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他是打算当做没发生过?


李川奇面前的菜只吃了七分,“你先回去吧,我也要回去办公了,下午特别忙……”


谭宗明点头,“好,我晚上开车来接你。”


“不用了!”李川奇想也不想的拒绝,他解释了一下,“你挺忙的,我也不一定到几点。”


谭宗明将他拉进自己怀里,在他嘴唇上啄了一下。李川奇猛地推开他,整个人向后仰去,险些摔倒,幸好谭宗明拉了一把,他才堪堪摔进了椅子里。


谭宗明看着他晦明变幻的脸色,“昨天晚上我们已经……”


“昨天晚上你喝多了!”李川奇打断他。


谭宗明蹲下身子,“我现在很清醒。”不由分说的再次吻上他的嘴唇,当他撬开李川奇的牙关,手也滑进他的衣服时,李川奇忽然狠狠的推开他,谭宗明的后脑勺撞到了桌子角,尖锐的痛感袭来,他半是疼痛半是恼怒,“李川奇!”


李川奇已经推开包房的门出去了,谭宗明颓然的坐在地上,自嘲的笑了。


接下来的一周,李川奇再没给谭宗明打过一个电话,谭宗明也不再自讨没趣。


时隔数日,谭宗明看着手机里的号码,犹豫了很久,还是没有按下。某日下午,正在为一个项目焦头烂额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谭宗明看到来电显示,几乎是一瞬间就冲出了会议室,留下几个客户面面相觑。


“喂?”他让自己的声音尽量显得平静。


电话里李川奇的声音一如往常的不急不缓,“是我。我半个月前给阿姨预订了一个按摩椅,今天送到了,说家里没人,我让送你办公室了。”


谭宗明笑,“怎么?按摩椅上岗,你就准备正式退休了吗?”


李川奇也轻笑起来,“阿姨最近身体怎么样?”


谭宗明问,“想她你不会自己来看吗?她昨天还煲了你最喜欢的汤,非要我给你送过去。”


所以呢?你为什么没给我送过来?李川奇握着电话线,陷入了沉默。


会议室里探出一个脑袋,“谭总,预算这边客户还想再跟您确认一下!”


谭宗明瞪了他一眼,李川奇不自在的咳了一声,“你在忙?那我先挂了。”


谭宗明原本想告诉他,他一个人喝光了两人份的排骨冬瓜汤,最终只是说,“好。”


他们谁都没有挂电话,李川奇隔了几秒说,“周末一起吃个饭吧。”


“所以我可以把这理解为和解吗?”谭宗明向来得寸进尺,“可我不缺朋友,更不缺吃饭的人,你要么做我男朋友,要么我们什么都没得做。”


“宗明……”李川奇带着点祈求的口吻,“只是吃个饭,好不好?”


谭宗明知道自己不该妥协,可他还是听到自己很没出息的答应了。


从小到大,李川奇都有着人见人爱的本领,看自己的父母就知道了。他什么都不用做,只需露出毫不设防的微笑,就可以轻松俘获人心。只要他愿意,他可以拥有上百个好友。可他同时是一个很懒的人,懒得经营任何一种关系。表面温良,实则不动声色拒人于千里。


仔细想想,他们能成为朋友,除了父母的关系,基本都是自己在维系这段感情。如果他不主动找李川奇,李川奇也不会想起来找他。


这样一个人,如果不是因为有邪念支撑,自己怎么可能坚持这么久?


周六的下午是一周最轻松自在的时间,李川奇爱吃甜点,所以谭宗明特地选了个港式茶餐厅。其实谭宗明一直爱吃辣,可是李川奇吃不得,所以他们每次吃饭,他都按李川奇的喜好来。


李川奇吃起饭来总是很满足的神情,谭宗明看着他灯光下浅栗色的发旋怔怔出神,李川奇抬起头来疑问的看着他,谭宗明摇摇头,“我想起在美国养的那只猫,和你真的好像。”


语调暧昧,李川奇岔开了话题,“我上午回了趟高中,见到了之前的化学老师,他已经退休了。”


一下午,谭宗明和他聊了很多,高中时候的同学、篮球场、网吧以及漂亮女生,他们似乎都穿越回了高中的时候,李川奇说得不错,他们做朋友的确很合拍,然而谭宗明要的,不只是朋友。知足常乐,并非他信奉的美德。


不知不觉天色渐晚,李川奇自己开了车来,谭宗明也就没了送他回家的理由。


晚风微凉,谭宗明顺手给李川奇整了整衣领,李川奇抬头看着他,“我们还可以做朋友吗?”


谭宗明在心里咒骂李川奇,这个该死的发小、高中同学以及一夜情对象,他明知道这对自己有多残忍,还装作善解人意的征求自己的意见,谭宗明附在他耳边,近乎咬牙切齿的说,“不可以!因为我想操你,李市长。”


李川奇的身子摇晃了一下,谭宗明按着他的胳膊,趁着夜色咬了下他小小的耳朵,将一串钥匙塞进他的兜里,“我给你三天时间,想好了答案,来找我。”

评论

热度(10)

  1. 悠悠第五象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