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

官商勾结02

第五象限:

敲门声刚一响起,谭宗明就冲到门口,打开门的瞬间,两人都愣了一下。


凌远看着他赤着的脚,笑了笑,“你以为我是谁?”


谭宗明也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人,立即反应过来,“请进!”


凌远坐下来,“我来,是为了杏林分部的事情。”


谭宗明穿上拖鞋,打开一听可乐,递给他。


“我不爱喝可乐了,”凌远摆了摆手。


谭宗明对着可乐若有所思,“是啊,人十年前喜欢的东西,未必和十年后喜欢的一样。”


凌远解释道,“对牙齿不好,你知道,我是个医生,这是职业病……”


谭宗明自己灌下一大口,倒了杯白开水给凌远,“你来找我,就是为了工作的事情?”


凌远认真的看着他,“你实在没必要帮我这么大的忙的,如果不是三牛说,我都不知道背后的投资人是谁。”


谭宗明问,“你半年前离婚了,为什么都不告诉我?”


凌远犹豫了一下,“我听说,你和李川奇在一起了。”


谭宗明点头,“已经分手了。”


凌远垂眸,最悲哀的不是物是人非,而是物是,人是,情非。而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直至今日,他还爱着谭宗明。可是即便他离婚,谭宗明分手,他们都没有单纯到认为这样就可以破镜重圆的地步。


谈话至此,已经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他站起身来,“改天一起吃个饭吧,你回国,我还没给你接风洗尘。”


谭宗明知道这个“改天”大概就是再也不会见面了,这是凌远在以他的方式道别。凌远也知道谭宗明的性格,所以当谭宗明的唇贴上来的时候,他没有拒绝,只把它当做一个告别的仪式。


两人忘情的那一刻,门口传来不合时宜的声音,他们听到转过头来,就看到李川奇僵在门口。


李川奇有些尴尬的扬了扬手,“我……准备敲门的,没想到门没锁,自己开了。”


凌远先反应过来,他推开谭宗明揽在腰间的胳膊,他想说不要误会,但此情此景又怎能算是误会,他想说他只是为了杏林分部的事情而来,又想起谭宗明那句他们已经分手了。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从看到李川奇那一瞬间起,谭宗明的眼睛就没有从他身上移开,李川奇像一个外人般,甚至没有踏入房间一步,手攥成拳头,指缝间透露了手里握着的东西。


谭宗明走到他面前,等着他最后的判决,“你有答案了?”


李川奇点点头,将手中的钥匙递给他。


谭宗明没有接,两人僵持了半天,李川奇只得将钥匙放在玄关处的鞋架上,冲门内的凌远点了下头,转身下了楼梯。


待到人已经离开了,谭宗明才如梦初醒般冲下楼梯,追了上去,“李川奇,你站住!”


李川奇回过头来,面色平静,“怎么了?”


“怎么了?”谭宗明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这就是你的答案?我们这么多年的情分,你的答案就是老死不相往来?”


李川奇咬了咬下唇,没有说话。


谭宗明平复了下情绪,“你就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一句都没有?”


李川奇皱着眉头,下了十足的决心,“还有我家的钥匙……”


“还给你!”谭宗明从兜里翻出钥匙,狠狠的砸过去,钥匙圈上的小挂饰在李川奇脸上划出了一道极细长的血痕,谭宗明有种自虐般的痛快,“李川奇,你知不知道,奸尸都好过和你做!”


李川奇看着他头也不回的走了,弯腰捡起钥匙,他的手有点抖,捡了两下才捡起来,站着的地方,落了两个圆圆的水印。


谭宗明神思恍惚的回到楼上,凌远坐在沙发上,他无力的垂下头,“抱歉!”


凌远给自己倒了杯水,“他哭了。”


谭宗明抬起头来,“你说什么?”


凌远叹口气,“他哭了,我看到他抹着眼泪走的。”


谭宗明像箭一般射向窗口,三楼的推拉窗没有防护,谭宗明差点从窗户冲了出去。


“谭宗明!”凌远被他惊出了一身冷汗,谭宗明大半个身子探在窗户外边,凌远把他拉回去,既惊又怒,“你疯了吗?不要命了!”


谭宗明身子晃了一下,凌远没由来的觉得心疼,“既然这么在乎,为什么要说伤他的话?”


谭宗明疲惫的坐下来,“所有人都认为我太过强势,可是谁会知道,在感情里,主动权从来不在我这儿!你说结婚就结婚,说分手就分手,他向来半推半就,若即若离,可每个认识你们的人都跟我说,要我好好照顾你们。”


他无意指责,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事实。从来没有人告诉过凌远,他应该好好照顾谭宗明,即使他选择结婚,不知道真相的人,都认为是谭宗明对不起他。尤其当谭宗明和李川奇走到一起,周围的人更是为他打抱不平。


凌远在关上门前,终于吐露多年的心声,“宗明,我对你从来没有歉疚。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从我第一次看到你和他站在一起的时候,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他到美国留学,你就放弃了本硕连读的机会。你为什么就不能承认,比起我,你更离不开他?”


没想到不过第二天,谭宗明就又见到了凌远,凌远刚从病房出来,将手里的本子递给见习的护士,“急性阑尾炎,幸好送来得及时。你不进去看一下?”


谭宗明点头,“谢谢你,凌远。”


凌远笑,“我们两个之间,还用得着说谢谢吗?”


郁宁馨跑了过来,“院长,302的病人又不见了……”


凌远冲谭宗明点了下头,就跟着郁宁馨疾步离开了。谭宗明走进病房,看着病床上的人,摸着他脸上的伤痕,“抱歉,在你生病的时候,我不在你的身边。能不能再给我个机会,让我照顾你?”


END.

评论

热度(7)

  1. 悠悠第五象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