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

人人都有病01

第五象限:

1


被苹果砸中脑门的明楼从报纸里眼神呆滞的抬起头,他又做错了什么?


荣石气得胸膛起伏,“你居然骂我?!”


“我……我什么时候骂你了?”明楼一脸茫然。


荣石气得抄起旁边的花瓶就扔过去,一郎差点受到波及,明楼一侧头躲了过去,惊魂甫定的看着他,“……”


一郎举手,“我、我作证,他没有骂你!”


杜见锋坐在楼梯口穿上靴子,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哟,小两口一大早又家暴哪!”


一郎冲上来拉着他的胳膊,“我……我不敢一个人留在家。”


杜见锋冲明楼恶劣的笑笑,典型的幸灾乐祸,“明长官最近真是不得了,任谁都敢骂!”


明楼转向他,“你刚才从楼梯上下来,有听到我骂他吗?”


“我没听到,”杜见锋摆摆手,明楼刚要松一口气,就听他继续说,“那未必你心里没骂。”


荣石气呼呼的上了楼,明楼恨不得咬死杜见锋。


老婆出现幻听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2


蔺晨带凌远去北海道滑雪,凌远不到半个小时就掌握了诀窍。用凌院长的话说,要么说做事有效率的人啊,真是体现在各个方面(特别是某些方面)。


凌远滑行速度非常快,蔺晨竟然有些追不上他,在转弯道的时候,怕他撞上别人,脚下不稳,撞到了铁护栏上,痛得龇牙咧嘴。


蔺晨躺地上半天也没看到凌远回来,只得自己忍着剧痛爬起来,滑完了最后一段。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凌远站在一个空旷的地方等着他,蔺晨卸下滑板,一瘸一拐的走过去,撒娇似的靠着他,“我摔伤了……”


“伤哪儿了?”凌远侧过头问。


“腿啊……”蔺晨忽然意识到不对,“凌远,你怎么了?”


“我看不见了,”凌远焦灼的说,“蔺晨,我看不见了。”


“雪盲。”回到住处,蔺晨对着被扎成蒲公英的凌远说,“我早跟你说了要带护目镜,你偏不听!”


凌远不是不害怕的,暂时性的失明带来的恐惧感,让他分外依赖身边的人。蔺晨看着他紧抓着自己的手,坏笑起来,“晚上我帮你洗澡!”


  


3


凌远的强迫症又严重了。


洗手,没事就洗手。


喜欢盯着人的手腕看,找静脉。


把厨房的刀具按照同一方向摆放整齐。


吃饭的时候,像鉴宝一样研究着筷子和碗。


把小牧捡来的流浪狗墩墩打了所有宠物该打的预防针,并且在一天之内按在卫生间洗了三次澡之后,墩墩看到他就忍不住发抖。

评论

热度(5)

  1. 悠悠第五象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