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

人人都有病03

第五象限:

一郎的英文口语又考了个不及格,李川奇给他辅导了一个下午后,觉得自己也不是很听得懂英文了。


而作为一郎的监护人,明楼对此早见怪不怪了,他在一郎的成绩单上签了名,一郎声如蚊蚋的说了句,“阿伊西带路。”


明楼侧过头,“你说什么?”


一郎眼睛亮晶晶的,“是日语里的‘谢谢’的意思。”


明楼微微笑了一下,“所以说,英语不好也不要有任何压力,我们有多少代祖先都不会呢。你看,我也听不懂日语。”


一郎乖乖点头,既轻松又失落的走了。


某天荣石逗着乌龟,忽然扬声问,“明楼,那块手表最近怎么不见你带了?”


明楼在书房漫不经心的应了句,“什么手表?”


荣石回道,“就是你去日本留学前,我送你的那块手表!你是不是弄丢了?”


明楼没了声音。


荣石以为他是不打自招了,微微眯了眯眼。


一郎呆呆的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他去日本留过学……那他听得懂日语吗?”


荣石纳闷,“你不知道吗?他最近还在翻译一篇日本的经济学论文。”


 


 


一向自诩颜值高身体棒的蔺晨忽然芒果过敏了,早上啃完一个芒果,没想到不过一刻钟,左脸出现了大片红肿,右脸也冒了几个红疙瘩。


他天生丽质的脸!


私人小诊所是去不了了,蔺晨更加郁闷了,亏他今天早上还换了新的发饰!


凌远无奈的看着他,“我早跟你说了,那私人小诊所根本不算正规医疗机构,你就不要去了!趁早把行医执照考了,来我这里上班,中医现在人才稀缺,钱多事少……”


蔺晨听不得他念叨,也就有了点小脾气,“怎么又说起这个了?我的诊所再小,也是救死扶伤、悬壶济世!怎么就你们大医院的就是好了?普济众生还分三六九等?”


凌远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执拗,蔺晨脾气一向很好,唯独这点压根没法沟通,只得安抚他,“好好好,我去上班了,这个药记得涂,一天三到四次。”


晚上回到家,看到蔺晨时吓了好几跳,这肿得像个猪头的是谁?!


蔺晨觉得很伤自尊,凌远问他,“是不是药过期了?”


蔺晨摇头,眼里汪了一泡泪,小牧在旁边解释了事情原委,原来蔺晨为了置气不愿用西药,非要研究什么中草药治疗,敷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脸就成这样了。


凌远又好笑又好气,“你这个庸医!”


 


 


晚上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洪少秋又挂着彩回来了。


明楼胸口起伏了下,终于发话,“怎么搞的?”


洪少秋心虚的回答,“这是机密。”


凌远已经放下筷子,取了药箱给他处理脸上的伤口。


明楼一副晚娘脸,“你们看看这个家!不过就是个养家糊口的工作,一个比一个搞得神秘,你,振声,还有剑秋,每天出去干了什么见了什么人,都不知道跟家里交代一下,你们心里还有没有这个家!”


无辜受牵连的岳振声和沈剑秋对视了一眼,食不下咽。


有人唱红脸,就有人唱白脸,老谭一脸父爱如山,“都是小磕小碰的,蹭破了点皮而已,犯不着生这么大的气。小远记得用最好的伤药,我的医保卡不还在你那儿嘛。”


“那倒是,”周永嘉表示赞同,“本来就不帅,千万别再留了疤……”

评论

热度(5)

  1. 悠悠第五象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