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

官商勾结一(谭宗明 X 李川奇)

第五象限:

今后谭宗明和李川奇的CP,我这儿都是这名字了。与上一篇无联系。




谭宗明握着方向盘,侧头看了下Andy,“打包了一整天东西,你都不用睡一下吗?”


Andy目不斜视,“明天还有个会议的东西要准备一下。”


谭宗明笑,“你实在没必要这么拼命,我也不至于这么压榨下属。”


Andy手机响了一声,她笑着对谭宗明说,“你有口福了!李市长亲自下厨,为我们准备晚餐。”


谭宗明心中警铃大作,“什么市长?我怎么没听你说过?男的女的?”


Andy有些好笑,“男的!行了吧?”


谭宗明心下不快,一路疾驰,终于到了Andy家门口。谭宗明后知后觉的发现,这人居然就住在Andy家对面!


Andy开了门,谭宗明跟在后面,在门口换了拖鞋,抬头时看到她和一个头发软软的男人拥抱了下,转头介绍他,“这是老谭,我老板;这是李川奇,我朋友。”


谭宗明皱眉,“你说我是你什么?”为什么这人是朋友而他只是老板?


Andy摆手,“男士们先准备晚饭,我去个洗手间。”


谭宗明这才回头正视这个“不速之客”,自然卷,下垂眼,以及略显稚嫩的脸。他围着Hello Kitty的围裙,白衬衫袖子挽至上臂,深色西裤下是一双家居棉拖,只一秒,谭宗明就将他从“危险对手”名单里划掉了。


李川奇对他无礼的打量不以为意,想和他握个手,又顾虑胳膊上的水,“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嗯……看上去很稚气,讲话却很老气横秋!


谭宗明迅速将他划分到“战五渣”的名单里去了。


厨房传来开水断电的声音,李川奇回头看了一眼,对谭宗明说,“你有什么忌口的吗?我要继续做饭,你随意!”


谭宗明摇头,他过着声色犬马的生活,平常出入都是星级酒店,家里的欧式厨具花了几万块,可他一次都没用过。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没有忌口的权力。一方面是他对这种细枝末节不甚在意,另一方面,是因为他的确是个计较成本的商人。


他跟着李川奇来到了厨房,斜倚在门口,“你跟Andy,是什么时候认识的?”他们认识十几年了,他竟然不知道Andy还有这么一位朋友。


李川奇忙着准备配料,回头冲他浅浅一笑,“不到一年。”


不到一年?Andy居然搬到了他对面,还到他家吃饭!谭宗明有种深深的挫败感。


李川奇有条不紊的腌制鸡肉、切柠檬片,然后开始准备小蛋糕,搅拌面粉的时候,鼻子微痒,用手背蹭了下。


谭宗明看着他鼻尖上那一小块面粉,手不自觉的动了动,也许是因为他有些强迫症,他犹豫再三,终于开口,“你鼻子上沾了点面粉。”


李川奇带着笑意看着他,“是吗?”他抬手擦了下,这下可好,又蹭了一小块。


真像只花猫!谭宗明看着心急,走过去用手给他抹去了鼻子上的面粉,浑然不觉这个动作有多亲密。


李川奇显然愣了下,但旋即反应过来,头微微后仰,“谢谢。”


谭宗明看着他脸上如仓鼠般小小的颊囊,走了神。


“这什么情况?”Andy站在门口,微笑的看着他们,“我是不是打扰了什么?”


谭宗明想要开口解释一下,就听李川奇说,“我应该在厨房贴个纸条——Andy止步。你是今天的主角,和谭总回客厅看电视吧!”


Andy微一点头,闪出了厨房。


谭宗明回头看着他,“要我帮什么忙吗?”


李川奇想了一下,“帮我洗碗吧,如果谭总坚持的话。”


谭宗明拆下手表,笑,“不要一口一个谭总的,我有名,谭宗明。”


谭宗明带来的香槟很受李川奇的青睐,Andy和他聊各种五花八门的话题,这和谭宗明一贯了解的Andy的确不同,谭宗明在一边安静的听他们聊天。李川奇偶尔伸出来的小舌头,让他慌忙错开了视线。


李川奇注意到他的视线,有些不好意思,“抱歉,我是不是话有点多?”


谭宗明摇头,“没有没有,你们聊,我这个人无趣得很,我担心我一开口就会让你们胃口全无。”


Andy笑,“你哪有你说的那么糟!”


晚餐在愉快的气氛中结束,谭宗明挽起袖子要进厨房,被李川奇推了出来,谭宗明双手撑在两边的门框上,手臂上青筋隐现,“李市长刚才说了要我洗碗的,怎么出尔反尔?”


李川奇指了指腕上的手表,“时间不早了,谭总!”


Andy坐在客厅休息了会儿,也起身了,“老谭,你还是不要添乱了,我们该回去了。”

评论

热度(14)

  1. 悠悠第五象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