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

官商勾结二(谭宗明 X 李川奇)

第五象限:

办公室里,Andy正给谭宗明汇报工作,电话响了起来,“抱歉,接个电话。”谭宗明点头,就听Andy对着电话说,“川奇,怎么了?”


谭宗明手中的笔一顿,没有抬头。


“好的,我知道了。”Andy不到三句话挂了电话,真是她绝不拖泥带水的风格。


谭宗明开口问,“怎么了?”


Andy将手里的文件递给他,“你的手表落在川奇家了,要不然我明天给你带过来?”


谭宗明摇头,“你比我还忙,这两天估计都要加班,还是我去吧。”


Andy点头,“也好。”


谭宗明到了的时候,李川奇也刚到家没多久,他倒了杯水给谭宗明,“我刚在外面吃了烧烤,一身的味道,可以等我十分钟吗?”


谭宗明点头,卫生间传来了水声,谭宗明不受控制的开始了某种合乎情理的想象,他只得看着客厅里的东西转移视线,钢琴架上有一个放倒了的相框,谭宗明走过去扶起来,相框里,穿着红色格子衫和浅蓝牛仔裤的李川奇和一个卷发的女子依偎在一株花树下,单纯又幸福的笑容。如果他没猜错,背景该是斯坦福大学。这是他的大学时代?而照片中的女子,是他大学时期的恋人,还是别的什么?


他的手滑过钢琴琴键,一串杂乱的音符蹦了出来。


谭宗明忽然来了兴趣,在钢琴前坐了下来,翻开乐谱,十指翻飞间,音乐如流泉般泻出。


一曲终了,只听后面传来声音,“想不到谭总也喜欢这首曲子。”


谭宗明回头一看,李川奇穿着浅灰的浴袍,头发犹自滴着水,毫不设防的冲他微笑。他裹得很严实,全身上下只露出白皙的脚踝,谭宗明却呼吸一窒,“哪里,很久没练了,看到钢琴就有点手痒,班门弄斧,见笑了。”


李川奇摇头,皮肤泛着淡粉色,“谭总过谦了,稍等我一下,我去换个衣服,帮你把手表拿来。”


李川奇换了件白衬衫,头发用毛巾胡乱擦了擦,整个人看着又年轻了一些。他递上手表,“呶,下次可不要把这么名贵的手表放在厨房了。”


谭宗明笑着接过,带到腕上,“如果不是这块手表,我们会见第二次吗?”


李川奇显然很是受用,“认识谭总,我也觉得很是荣幸!”


谭宗明假意责备,“我说了我有名,你该不会这么快就把我名字忘了?”


李川奇摇头,不置可否。像Andy一样叫他老谭吗?不行,他并不比谭宗明小很多;叫谭宗明?不行,那样太生疏;叫宗明?不行,那样太亲密。


谭宗明也不勉强,完全不拿自己当外人,“你不用上班吗?市长不都是日理万机的吗?”


李川奇笑笑,“你别听Andy乱说,挂职的。”


手表已经取了,午饭时间已过,晚饭还要再过几个小时,谭宗明也不好多留,他递上名片,“以后可以一起喝个酒。”


李川奇认真的点头,“我知道一家不错的爱尔兰咖啡,你一定会喜欢。”


回去的路上,谭宗明想起他略显情色气息的脚踝,将速度开到了八十迈。他是故意的,他一定是!

评论

热度(14)

  1. 悠悠第五象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