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

官商勾结四(谭宗明 X 李川奇)

第五象限:

“我结婚了。”李川奇微微抬起左手,无名指上有枚简约的戒指,“我以为你知道。”


李川奇说完就后悔了,拒绝的理由有千百个,我不爱你,我是直的,他偏偏用了最冠冕堂皇的一个。


而对谭宗明来说,这一句话,已经足够致命了。他还能再说些什么做些什么?说他不介意,愿意做他的小三吗?


他可是香车美女样样不缺的谭宗明,居然沦落到勾搭有妇之夫、破坏别人家庭的地步?


李川奇闭上眼睛,头发被海风吹得乱七八糟,“我还有个女儿。”


“几岁?”谭宗明的语气像是审问一个死囚犯。


李川奇几乎将下嘴唇咬出血来,“三岁。”


很好,不仅是人夫,还是人父!谭宗明看着他严肃且认真的问,“你会游泳吗?”


李川奇不解的看着他,“怎么了?”


谭宗明咬牙切齿的说,“我真希望你不会,那样我就可以让你淹死在这块海域里。”


李川奇真心的感到抱歉,“对不起,我会。”


谭宗明仰面苦笑,继而转身而去,他坐进红色法拉利,艰难的深呼吸了一下,头狠狠的撞向座椅,怎么会有他这么蠢的人?他诅咒这个蓄意勾引、故作温和的骗子!他该打他骂他,将他撕碎,或者将他推进海里,就算不能将他淹死,至少也让他和自己一样狼狈。


谭宗明竭力让生活走回正轨,认真工作、认真交女友。包子的秘书就很不错,细腰窄臀,胸也够大。说来嘲讽,一个年过而立的商人,居然还相信爱情?


然而仅在两日后,谭宗明的自制力就宣告瓦解。他的邮箱收到了咖啡店老板发来的照片,谭宗明看着照片上笑得近乎纯情的自己,又一次有了被欺骗的感觉。


不,不是被欺骗!尽管他心里有十万个不愿意,到最后也只得承认是他自己会错了意。李川奇放倒了的相框,以及家里准备的女用拖鞋,还有些卡通周边和毛绒玩具……各种蛛丝马迹都被他刻意忽视了。


他看着照片中两个人滑稽的白胡子,手指在删除键上停顿许久,终于点了下去。十分钟之后,那封邮件又躺回了收件箱。


谭宗明在暗骂了自己几句“犯贱”后,关闭了邮箱。


下了班之后,谭宗明忽然觉得人生无趣,有美女主动邀约,他想了想,没有拒绝。


晚上两人一起在西餐厅吃牛排的时候,谭宗明忽然想起那顿家常菜的味道。


他瞬间没了胃口,晚餐结束,惯例与女伴逛逛街,他们走在路上是很打眼的一对。女伴凹凸有致的身材被红色紧身裙包裹得引人遐想,谭宗明走着走着忽然停下步伐,这座城市这么大,他怎么偏偏就走到这个咖啡馆的门口?


善解人意的女伴问,“要不要进去坐坐?”


谭宗明原想说不,但又不好拂了美女的意,只好硬着头皮进去。


谭宗明挑了个位子坐下,女伴四处打量着屋里的装饰,忽然惊喜的指着照片墙问,“宗明,那个是你吗?”


谭宗明顺着他的手指望过去,是那张蠢兮兮的照片,他点头,“是我。”


对面他已想不起是叫Jessica还是Jennifer的美女十分感兴趣的说,“好可爱!我也要拍一张这样的照片。”


谭宗明点头,心不在焉,“你想拍就拍吧。”


老板看到他们,过来打招呼,“谭先生今天带了女伴过来,难怪李今天下午一个人过来喝咖啡。”


谭宗明的心脏揪了一下,也许他的确老了,他近来常觉得心脏有问题,只得勉强的笑笑,“是吗?”


出了咖啡馆,谭宗明将微醺的美女带上车,接下来的一切似乎都会顺理成章按部就班的完成,然而今天晚上,他的确没有心情,他将美女送至楼下,说了声早点休息就转身离开了。

评论

热度(11)

  1. 悠悠第五象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