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

官商勾结五(谭宗明 X 李川奇)

第五象限:

周末Andy约谭宗明一起吃饭,谭宗明提前到了餐厅,四下环顾,已经有人站了起来。


谭宗明想撤已经来不及了,他只得硬着头皮走过去,在他对面坐下来。


“我以为你不会来。”对面的人局促不安的看着他。


他今天穿着浅棕色的风衣,里面是围着格子围巾和白衬衫,头发一如往常的蓬松柔软,看起来真是该死的好看。


谭宗明回击,“因为我不知道你会来。”他撒谎了,Andy说和朋友吃饭的时候,他就在以一种矛盾的心情猜会不会是面前这个人。


李川奇低下头,不再说话。


谭宗明看了他一眼,“要不要先点个甜点或前菜?”


李川奇点头,他点了个布丁,谭宗明点了个冰淇淋。等甜点的功夫,谭宗明打了个电话给Andy,“她堵在路上了,差不多还要十分钟。”


谈起Andy,李川奇不自觉的笑起来,“她一向不爱迟到。之前她还说,守时是帝王的美德。”


谭宗明的冰淇淋先上了,他拿着勺子胡乱的拨着,“这句话是我跟她说的。”


李川奇有些惊讶,随后一笑,“果然是你会说出来的话。”


布丁上了之后,李川奇和谭宗明都像得到了解放。李川奇专心致志的对付布丁,吃完后Andy还没到,谭宗明将自己的冰淇淋推到他面前,“我不爱吃甜食,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李川奇发自真心的笑起来,“当然不介意。我之前看到一种说法,不抽烟的人没有过去,不用香水的人没有未来,不吃冰淇淋的人没有现在。”


谭宗明嘴角微微上翘,“所以你是为了间接告诉我,我是个没有现在的人?”


李川奇举起双手,“绝对没有这个意思。”


等李川奇消灭了冰淇淋,Andy刚好赶到,“对不起,你们俩饿坏了吧!”


李川奇对天发誓他一直吃到现在,然后因为吃的东西的原因,他申请去趟洗手间。解决完生理需求,洗手的时候,李川奇抬头看了一眼镜子,被镜子里靠在门上、盯着自己瞧的谭宗明吓了一跳。


密闭的环境让刚才虚假的客套和平静荡然无存,李川奇回转身体,“借过一下。”


谭宗明毫无让开的意思,眼睛直直的盯着他。


李川奇不敢看他的眼睛,想要绕开他出去,谭宗明用一种波澜不惊的语调说,“李川奇,你知不知道,在遇见你之前,我是直的。”


李川奇抬起头,正撞见谭宗明眼底一闪即逝的水光,“我很抱歉。”

评论

热度(16)

  1. 悠悠第五象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