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

官商勾结八(谭宗明 X 李川奇)

第五象限:

第二天李川奇是被谭宗明不规矩的手给惊醒的,谭宗明已经穿好衬衣西裤,坐在床头,隔着薄薄的空调被暧昧的按在下三路上。


李川奇被他拉起来,眨了两下眼睛,头发乱糟糟的,眼神略迟钝的看着谭宗明。


谭宗明轻轻咬了下被子里露出来的肩膀,“你不光手感好,口感也不错。”


李川奇推开他,像小猫一样动了动鼻子,“你还会做饭?”


谭宗明喂他吃下煎得明显有点老的荷包蛋和熬得像浆糊的米粥,一顿早餐,两人吃了半个多小时。


李川奇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谭宗明坐在客厅地毯上,握着游戏机手柄玩超级玛丽。


谭宗明一抬头,就发觉他有点不对,“你腿怎么了?”


李川奇有气无力的哼哼,“蹲太久了,麻了……”


谭宗明赶紧扔掉手柄,特狗腿的把人领到沙发上坐下,认真的给他按着,“你这身体,真是缺乏锻炼,昨天晚上就抽筋了……”


李川奇瞪他一眼,想了想又说,“我这边没别的事了,你先回去吧!”


谭宗明磨着牙,“你这是卸磨杀驴啊?哪有用完就扔的道理?”


李川奇仔细的看着他,“谭宗明,你是认真的吗?”


谭宗明气极反笑,“不然呢,你以为我在和你玩过家家吗?”


李川奇沉默半晌,谭宗明忍不住问,“你究竟在怕什么?”


“我怕有一天你会发现,和男人做是恶心的;我怕你的家人朋友,会对我指指点点;我怕我们彼此的前途事业,会因此而葬送……”李川奇低着头,手指冰凉,“如果你只是一时兴起,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谭宗明抓着他的手看,“别动,我给你剪个指甲。”


李川奇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和谭宗明保持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过一天是一天吧,他对自己这么说。抛开别的不谈,谭宗明的确不失为一个理想的情人。


一天临下班,办公楼下一阵骚动。


清水衙门一群看报喝茶的老干部,现在一辆保时捷918 Spyder停在楼下,自然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李川奇正和其他同事一起端着茶杯在窗口围观,接到电话犹如接到了定时炸弹,“你把车开到前面的路口转弯,我一会儿下来。”


其实一直以来,李川奇都不太了解自己,也从未试着去了解谭宗明。所以当他发现谭宗明把他带回家的时候,有种宠物被主人带到医院门口的慌乱。


谭宗明对他的心事一无所知,将人领了进去,率先打开一个小房间,“喜欢吗?”


整个房间粉刷成苹果绿,公主粉的小床,乳白色的地毯。床头堆着各种毛绒公仔,小圆桌和小凳子一应俱全,靠墙的一侧放着一辆孩子用的脚蹬车。


李川奇半天没说话,谭宗明为什么布置一间婴儿房,这答案显而易见。


谭宗明像个自认为做了好事却没有得到家长表扬的孩子,由最初的得意渐渐变为紧张,“哪里不喜欢,我回头都可以换掉的。”


李川奇摇摇头,主动凑过去亲了他一下,“谢谢你,宗明。”

评论

热度(11)

  1. 悠悠第五象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