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

官商勾结(谭宗明 X 李川奇,完结)

第五象限:

谭宗明在……咳,蹂躏李川奇。


李川奇在床上基本上是任人宰割的模样,谭宗明对此甚是满意。他喜欢李川奇纯真的眼神和极具诱惑的身体,尽管李川奇对此一无所知。


房门紧闭,但李川奇忽然就身子一僵,“孩子是不是哭了?我好像听到她的声音了。”


谭宗明咬牙切齿,“没有!”自从把孩子接过来,李川奇就经常这么一惊一乍,他早晚要被这家伙害出点功能障碍来!


李川奇的柔韧性极佳,谭宗明将他的身体拗成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舌尖在他胸前两点逗留。汗液顺着谭宗明的胸腹一路滑下,流到两人的结合处。


当一切归于平静,李川奇习惯性的侧卧,谭宗明从背后抱着他的腰,轻声说,“I’m yours.”


李川奇睁开眼来,听到他轻声说,“I’m yours, heart and soul.”


《成为简·奥斯汀》的台词,李川奇最爱这一句。不过Tom Lefroy在这句话前面还有一句,“I have no money, no property, I cannot yet offer marriage, but you must know what I feel. ”


就在谭宗明以为怀中人被感动了的时候,这人回了他一句,“可你不是Tom Lefroy,你有钱。”


谭宗明彻底被打败了,“就知道不该跟你这种老古董谈感情。”


清洁完毕,谭宗明将洗完澡的李川奇抱到一架钢琴前坐下,李川奇并不轻,如果给谭宗明150斤的大米他或许很吃力,然而给他150斤的李川奇,他可以健步如飞。李川奇全身上下只穿着宽松的白色浴袍,赤脚踏在柔软的羊毛地毯上,看着钢琴的眼神像猫看着小鱼干,“我一直喜欢门德尔松,可惜太贵了。”


谭宗明亲一下他的后颈,“弹弹看。”


李川奇担心的看了看小房间,谭宗明笑,“放心吧,这房子隔音很好。”


李川奇嘴中念念有词,弹错了好几个音节。谭宗明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李市长在全市人民面前演讲都不怯场,在我面前弹个钢琴还紧张?”


李川奇有种被拆穿的羞恼,像鸵鸟一样埋下头,“我困了,我要去睡觉。”


谭宗明拉住他,“好了好了,不说了,你啊,真像养殖场的小猪,吃吃睡睡。”


李川奇顶嘴,“我至少没有小肚腩。”


谭宗明笑得不怀好意,“所以你要多陪我「运动运动」。”李川奇待要反驳,已经被他整个抱起,放在钢琴键上,钢琴的黑白键联合起来发出巨大的抗议声,李川奇大脑缺氧,“谭宗明!你干什么?”


谭宗明的手已经滑进浴袍里,李川奇结巴,“回、回房间!”


第二天九点多,小不点儿揉着眼睛推门进来,“爸爸……”


李川奇一向浅眠,但这次却因为某种众所周知的原因没醒。有着良好生物钟的谭宗明坐起来,冲她做了个“嘘”的动作,孩子也很默契的回了他相同的动作。


谭宗明轻手轻脚的下了床,单手抱起孩子亲了一口,尽量避免新冒出的胡茬扎到她,“甜心真乖,我们先出去,让你爸爸多睡会儿。”


小不点儿睡眼惺忪,手勾在他的脖子上,皱巴巴的小脸往他的睡袍上蹭,“外面来了两位爷爷奶奶,问我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谭宗明一怔,当初这个房子的钥匙他也给了老爷子老太太一份,现在看来,也不知是喜是忧。他握着门把手犹豫再三,打开了门。


老爷子和老太太看到他出来,两人的表情都很复杂。


老太太的眼睛在小不点儿和谭宗明之间飘来飘去,“像,真像!”


谭宗明笑着问怀中的小不点儿,“宝贝儿,叫爷爷奶奶了吗?”


孩子用软糯的小奶音叫了声,“爷爷好!奶奶好!”


老太太一直想抱孙子,等这一天等了不知道多久了,赶忙应了声,“哎!哎!”


饶是老爷子见过大世面,此刻也不免一脸震惊,“你从哪儿冒出来这么大一个孩子?”


谭宗明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怎么叫冒出来的,当然是生出来的。您不一直想抱孙子吗?现在好了,媳妇儿孩子一下子全齐乎了!您二老今后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那……媳妇儿呢?”老太太已经伸手把孩子接了过去。


谭宗明搔搔脑袋,“房间睡觉呢,昨晚加了会儿班,您等着,我这就给您叫起来。”


老太太打了他一下,“不急不急,加班了就多睡会儿,我先去厨房煮个饭。”


谭宗明提前和老爷子约法三章,“您可得跟我保证,待会儿不准打我。”


老爷子作势要打,谭宗明赶紧闪开了去。


李川奇已经趴在门缝里瞧了好一会儿了,眼见谭宗明要回来,赶紧躺回床上装死。谭宗明看着床头踢飞的拖鞋,把他头上的枕头拿开,好笑的捏捏他腰侧的软软肉,李川奇趴在被子里哀嚎,“我不出去!”


谭宗明被他逗笑了,“李市长,你再喊两声,都不用出去了。”


李川奇咬他,“你不是说这房子隔音好吗?”


老爷子对房间内的事情浑然不知,抓起茶几上的报纸强作镇定,报纸是昨天谭宗明从公司带回来的,社会版头条是:副市长李川奇亲自考察硅谷,鼓励融合中西方企业文化。


End.

评论

热度(13)

  1. 悠悠第五象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