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

官商勾结03

第五象限:

之前一篇官商,同学+ONS设定的,有同学说感觉不完整,所以续写了两章。


个人感觉这篇略阴暗,希望不要给大家带来生理不适。




01


02




公司新签了一个客户,晚上谭宗明陪他一起去了当地知名的同性恋酒吧。


呆了不到十分钟后,谭宗明就就有点想离开了。吧台上一群露着腹肌、只穿着内裤的男孩绕着钢管跳舞,五颜六色的鸡尾酒闻起来有种血腥腐臭的味道。在场的人,只剩无耻和无聊。


谭宗明要了杯芝华士,灌下一口后,感觉才略微适应了酒吧混乱的灯光和音乐。客户显然乐在其中,他端着酒杯离开吧台,一路上被好几个人搭讪。现实很残酷,这个圈子0比1多,他这样的身材这样的长相,在这个鱼龙混杂的酒吧,绝对是珍稀动物。


谭宗明尽量客气的回绝了他们,他只想找个阴暗的角落安静的待一会儿,而他还没走两步,居然看到了一个绝对不该出现在这儿的人!


那是……李川奇?他居然出现在这种酒吧!


此时他正和一个男人聊着天,微蹙的眉头看起来令人心疼。


虽然之前一直告诫自己,这段没结果的感情该趁早放手,他们两个做朋友远比做情人适合,然而此刻,谭宗明才发现他根本做不到。整杯酒灌下肚后,他将酒杯狠狠的顿在旁边的桌子上,径直走了过去,“李市长?真没想到会在这个地方和你碰面!”


李川奇在他过来前就已经看到了他,他既如此说,他也只得客气又疏离的回一句,“谭总。”


谭宗明出言嘲讽,“李市长真是日理万机,想不到您的视察工作都开展到这儿来了。”


李川奇旁边的男人皱眉看了他一眼,然后看着李川奇,“这人是你朋友吗?”


李川奇勉强的点点头。


谭宗明唾弃现在的自己,可他真的忍不住像斗鸡一样冲上去,“李市长需要特殊服务为什么要亲自来这种地方,只要打个电话,我保证随叫随到。”


“够了,谭宗明!”李川奇脸色异常难看,嘴唇紧紧的抿着。


谭宗明深吸一口气,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对他来说还远远不够。他对身边每个人都算得上温和,只有李川奇,被他如此刻薄。


旁边的男人也站了起来,“他不是你的朋友吧,川奇?”


李川奇摇摇头,“我们走吧。”


谭宗明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力道大得惊人,“李川奇,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李川奇手腕痛得厉害,他还没回过神来,已经被谭宗明带进怀中。


谭宗明的唇已经欺压下来,带着酒精和烟草气息的吻,让他有些招架不到,更糟糕的是,他似乎有了反应。李川奇轻咬了谭宗明几下,怕伤了他牙齿不敢发力,反而更有种暧昧和欲拒还迎的味道。他犹豫再三终于下定决心,咬破了谭宗明的嘴角。


谭宗明松开他,摸了下破皮的嘴巴,目光灼灼的盯着他,“你也不是完全没反应的,不是吗?”


李川奇喘了几口气,逃一样的离开了酒吧。回到车上,抓着方向盘的手还一直在颤抖。从妻子离开以后,他就觉得,爱情早已与他没关系了。可是谭宗明,一次次这么蛮不讲理的冲上来,让他完全不知所措。像是某种验证,他拜托同事陪他去酒吧看看。他甚至把今晚看到的人都幻想了一遍,勉强忍住了呕吐的冲动,内心却变得安定起来。而这一切,都在看到谭宗明的那一刻,土崩瓦解!


 


谭宗明是在一周后接到的李川奇的电话,时间已过十二点,他开车回家。


李川奇一向是生活十分规律的退休老干部做派,十一点准时上床睡觉的乖宝宝。直觉告诉谭宗明,李川奇的状况不对,“你怎么了?”


电话那头迟迟没有声音,谭宗明有种莫名的慌乱,大声的喊了一句,“说话!”


李川奇终于说话了,声音带着调侃和笑意,“好吓人哪……”


谭宗明苦笑一下,这人一定是上天派来治他的!比自己家老爷子还严谨古板的李川奇居然喝醉了?他压住心中的愤怒,“你现在在哪儿?”


李川奇晃晃脑袋,头晕得更厉害了,“在喝酒。”


谭宗明咬牙切齿,“我再问一遍,你在哪儿,家、公司附近还是酒吧?”


李川奇的声音听着有点委屈,“你这么凶干嘛?”


谭宗明只得放柔声调,“不管你在哪儿,乖乖呆在那儿不要动,我马上过来接你,不准挂电话!”


李川奇少有的叛逆任性,“我偏要挂!我还要打电话给阿姨和叔叔!”


“不行!”谭宗明急忙喝止,要让他们家那两位太上皇和皇太后知道了,非得扒了自己的皮,“别闹,这么晚了,他们都睡了……”


李川奇唔了一声,就没了反应。


嘈杂的背景音乐差点震聋了谭宗明的耳朵,他调转车头,如果他没猜错,李川奇是在他们俩去过的那个酒吧。


等把人拖上楼,李川奇才醒了过来,谭宗明已经累得没有生气的精力,“你可真会挑时候睡觉!”


把人放到沙发上,谭宗明去厨房给他准备醒酒的东西,刚把热水壶烧上,一双胳膊从后面抱住了自己的腰,脸也贴上了他的背。谭宗明身体僵了一下,拿他没有一点办法,“下次不准在外面喝醉了!”


身后的人使劲点头,“嗯……我喝醉了,你就来了。”


谭宗明不知道自己用了多大的意志力才推开他,“李川奇,这对我不公平!”


李川奇松开他,眼神带着困惑,“什么意思?”


谭宗明回头看着他,“我不希望明天醒来,你又是一副受害者的模样。你现在如果是清醒的,知道我在想什么,就会立刻离开我。”


李川奇问,“那你在想什么?”


谭宗明用一种自我厌恶的语调说,“我想操到你不能走路,哭着向我求饶。”


李川奇有些茫然的看着他。


谭宗明继续说,“以你斯坦福大学高材生的智商和混迹官场的情商,会看不出来这么多年,我对你一直有非分之想吗?你为什么不早点推开我?李川奇,你比我,更自私更薄情!”


第二天李川奇醒来,一些不清楚是梦境还是现实的记忆都冲进脑海,他走到客厅,才发现这个梦境还没有结束。


谭宗明躺在沙发上,睡得很不安稳的样子。


他想给谭宗明盖个毯子,没想到这样反而惊醒了他。


李川奇收了毯子,给他倒了一杯水,“抱歉,昨天晚上,没有打扰你吧!”


谭宗明接过水一饮而尽,“你既然已经醒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李川奇问,“不吃个早餐再走吗?”


谭宗明摇头,“不了,今天早上还有个会,你下次少喝点。”说完就换上鞋子,带上门出去了。

李川奇站在原地,发了好一会楞。

评论

热度(8)

  1. 悠悠第五象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