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

官商勾结04

第五象限:

谭宗明习惯周六回去看老爷子老太太,但是这才周五,就接到了老太太电话,要他买点大闸蟹回家。


谭宗明刚到门口就听到老太太假装埋怨的声音,“现在是工作太忙了还是不愿意来看我们老两口啊,非要我亲自打电话你才肯过来?”


谭宗明纳闷老太太怎么知道自己到门口了,刚要回话,就听里面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阿姨你别生气,我工作刚上手,最近的确比较忙一点,今后我一定经常来。”


谭宗明僵在门口,进退两难,老太太真是会给人出难题。


“是不是生宗明的气了?”老太太问。


“没有没有,”李川奇急忙否认,“我觉得,是他在和我生气……”


这是栽赃!谭宗明咬牙切齿。


“你怎么会让人生气?”老太太安慰他,“我知道了,一定是他太小气!”


这真是亲妈,谭宗明心里想着,你们是不知道李川奇有多大的能耐!


老太太和李川奇又扯了些没营养的话题,然后躲到厨房拨通电话,在门口的谭宗明电话声响,暴露无遗。


谭宗明拎着大闸蟹进门,“这么巧,我刚到门口,就接到电话。”他撒了一个并不高明的谎,还好房内的几个人各怀心思,没人拆穿他。


老太太打发他们进厨房做饭,谭宗明哪里会做饭,老太太的用意,大家都心知肚明。


谭宗明拿着锅铲,一刻不停的给培根翻面,目不斜视。


李川奇倒是忙得不可开交,专心致志的做老爷子爱吃的意大利面,水开了,李川奇捏着两只锅耳将铝锅端下来,没留意到灶台上还搁着汤勺,没放平整。


一锅滚烫的开水就这样毫无防备的泼洒开来,直接浇在李川奇的脚背上,旁边的谭宗明也被溅起的水花烫得一激灵。生理性的眼泪已经夺眶而出,李川奇却好似根本没反应过来。


“川奇!”谭宗明扔下铲子,踢开铁锅,将人打横抱起,冲进浴室,动作麻利地脱去鞋袜,打开凉水开关,冰冷的水刺得李川奇抖了一下。


老太太和老爷子也赶了过来,围在门口,“哎呦,怎么烫得这么严重!客厅抽屉里还有万京红,老头子快去找找!”


谭宗明坐在浴缸边缘,抱着眼圈泛红的李川奇,心里又急又气,少爷脾气也来了,“行了行了,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赶紧做饭去吧,你们明明能自己做饭,为什么非要使唤他?”


“哎,你这臭小子,说的还是人话吗?”老爷子气得要打他。


谭宗明没好气的踢上门,恶狠狠的对怀中的人说,“李川奇,你真是天生有让人担心的本领!”


凉水镇痛,可不过十分钟,后遗症就来了,李川奇被烫得发红的脚面鼓起了许多水泡,谭宗明将他抱在沙发上,捏着他的脚踝看了会儿,上网查治疗方法。


老太太比较有经验,拿了个针线盒出来,“把水泡戳破,好得会比较快些。”


李川奇已经开始有点慌了,“我不、不扎针,敷药、敷药……”


谭宗明按着他,“听话,不疼的。”


老太太取了一根针,李川奇别过了脸,谭宗明攥着他的手。老太太一针扎了下去,李川奇把头埋进谭宗明的胸前,压抑着一声痛呼。


“不扎了不扎了!”谭宗明先沉不住气了。


老爷子都忍不住训斥,“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儿?川奇都没喊痛,你瞎矫情什么?”


谭宗明看着李川奇皱成一团的脸叹气,“我打个电话给我一个做医生的朋友,问下有什么烫伤药比较管用。”


有指甲扎进他的掌心,谭宗明看了李川奇一眼,松开了手。


“喂,凌远,你知道有什么药治大面积烫伤比较管用吗?”


“你烫伤了?伤到哪儿了?”凌远提高了语调,李川奇垂下头看着脚面。


谭宗明咳嗽一声,“不是我,是川奇,开水烫到了脚面。”


“哦……”凌远沉默了一会儿,“医院急诊六点就关门了,你记下我说的药,去附近的药店看看……”


“嗯,好,再见!”谭宗明应了几句,挂了电话。


他将沙发上的李川奇搬到了自己的房间。床上。


秘书已经赶去买药了,他蹲在床边,再次捉住李川奇的脚踝查看伤情,李川奇脚下一蹬,谭宗明被踹中胸口,躺在地毯上。


“你明知道凌远喜欢你,为什么还要打电话给他?”李川奇问。


谭宗明自嘲的笑,“你明知道我喜欢你,不一样伤害我吗?你有什么立场指责我?”


李川奇鼓着腮帮,和自己生闷气。


秘书将药送到后,谭宗明给他涂上药膏,“脚肿成这样,这两天就别穿鞋子了。”


李川奇一直盯着他看,谭宗明被看得毛毛的,“怎么了?”


李川奇凑上前,揽住他的脖子,亲了下去。


然而这前后不过一秒钟的时间,这一次,先推开的人,是谭宗明。


李川奇眼里闪过受伤的神色,谭宗明压迫性的按着他,“你这是什么意思,怜悯吗?”


李川奇摇头。


谭宗明又问,“那你知道你这么做意味着什么吗?”


李川奇点头,“我知道。”


谭宗明有一丝不可置信,这句话信息量有点大,他需要时间慢慢消化。此刻他小心翼翼的凑上前,比以往每一次和他接触都紧张。


“宗明,这冰箱里还有些冰块儿……”老太太打开门,李川奇一把推开压在身上的谭宗明,谭宗明郁闷,“妈,说了多少次,下次进来要敲门!”


“……记得给川奇冰敷。”老太太带上了门。


晚餐时间到了,两人都没出来,老头儿老太太吃独食吃得心安理得。


李川奇唯恐发出点动静惊动老人家,咬着被角的模样,让谭宗明血脉贲张。


流氓事情做完了,谭宗明肆无忌惮的开黄腔,“你知不知道,我在这床上,为你打过多少次飞机?”


李川奇向来阅读理解满分,很会抓重点,“你还为谁打过?”
谭宗明想咬死他,“我至少没有结婚!”


李川奇忙转移话题,“我高中还在这儿住过两天……”


谭宗明勾起了愉快的记忆,轻轻咬了他一下。


折腾了大半夜,谭宗明偷偷溜进厨房,把冰箱里的晚餐放进微波炉加热。


第二天谭宗明掀开被子,发现李市长不论从肤色上还是从姿势上来说,都像极了一只蒸熟的虾米。


END.


(这次是真的end了)

评论

热度(13)

  1. 悠悠第五象限 转载了此文字